序言

 

南非的伊斯蘭傳教(Dawa)標誌(圖片:Nerinus van der Ryst)

 

我出生在烏干達偏遠的西部高地上的一個卑微的穆斯林家庭。雖然我是背誦阿拉伯語古蘭經的孩子中最出色的三個孩子之一,但我學到的內容中我幾乎一個字都不明白。我的家人很高興看到我在伊斯蘭信仰上的進步,給我起了個名字沙姆蘇迪丁(Shamsuddiin),意思是「信仰之子」。然而,靠著神的恩典,我在2014年12月接受耶穌為我的主和救主,成為永生神真正的兒子。

父親意識到我已經改信基督教,就告訴我,我不再是他的孩子了。他甚至不再為我提供食物和住所。我在家裡養的動物都被殺了,我的衣服被燒了,我不記得我挨了多少笞杖的鞭打。

因為我父親知道我想去教會,他命令我在星期天從早到晚喂他的牛。我持續這樣做了一個月,直到我意識到背後的原因。後來,當我父親發現我又要去教會時,他命令我在一個穆斯林人的監督下耕種一大片田地,這個人本來應該阻止我去教會。但是即使這樣也沒用,於是我父親計畫殺了我。他讓一個親戚把我帶入伊莉莎白女王國家公園(Queen Elizabeth National Park)的深處,以便讓野生動物殺死我。茂密的森林裡到處都是大象、獅子、蛇和其他可能傷害我的動物,但神保護了我。我毫髮無損地從森林裡逃了出來,雖然我的腳被荊棘和蒺藜刺得腫得厲害。那一天很晚,當我走出樹林時,我非常害怕,不知道該怎麼辦,我看到一輛車開了過來。我認出那個司機就是在教會給我傳講福音的那個人。我揮手攔住他,向他解釋我的遭遇。他注意到我的腿腫得很厲害,很同情我,把我帶到他家,在那裡他待我就像待自己的兒子一樣。從那以後我一直在他的照顧下。我感謝神讓約克遜·穆拉比奧(Johnckson Murabyo)牧師出現在我的人生道路上,因為他陪伴我一起經歷了一切。通過他,我認識了這本書的作者本人。

我感謝神賜予我《終極邊界》。這讓我第一次明白伊斯蘭主義是多麼的真實和全面。我毫不懷疑,伊斯蘭主義會動用一切手段,包括恐怖主義,來征服新的領土,就像麥加在很久以前的七世紀被首次征服一樣。沒有一個讀過這本書的人會不知道伊斯蘭的傳教(dawa)是多麼危急,不僅是為了征服世界,也是為了消滅它最大的敵人—基督教。願主耶穌打開許多人的眼睛,使他的子民充滿勇氣、智慧和愛。

 

沙姆蘇迪丁·雅克(Shamsuddiin Jacques)

烏干達

2022年9月

Visitors:
Copyright 2002-2011 @ www.ysljdj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All forms of copying other than for private use should ge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owner
版权所有,除作私人用途外,转载需得到作者的书面许可。